首页 >历史

故乡老了

2019-06-09 09:15:33 | 来源: 历史

小儿便秘什么原因
脾胃虚消化不良的症状
小儿腹泻如何调整饮食

文/吴旭(:)

立了秋的岭南,披着秋的名义燥热着。湿热的天气与身体对抗着,碰撞着,要把人燥热的心冷静成灰。零点没有钟声,都市的夜还在骚动,街角的灯还在冲锋,走在岭南的月色和灯光中像走在一片火海,这个时候正是都市漂泊人眼里流油、着火的时候。

他乡在走,故乡在烧。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乡”,这是广漂族车水马龙画地为乡的故乡;“有朋友的地方就有故乡”,这是人海中穿梭、流亡的一代人,恩恩怨怨、突大突小、时有时无的故乡;“有你的地方就是故乡”,故乡也是一颗又一颗漂亮的炮弹;“故乡就是心灵流浪过的地方”,故乡也是游离在都市刀山火海中的小文青们,眼中滚烫的一个画不清楚的圆圈。

故乡是一座座等待坍塌的城。你搬砖、挑水、和泥、流泪,建城。城建得很美,音如蝉,风如舞。你住进了城中,安睡,做梦,仿佛繁华在一片废墟中。

故乡是蜿蜒的女人。她的身上有数不清的街数不清的巷,多少次跋山涉水的迁徙,多少次惊天动地的盗墓,多少次昏昏沉沉的拥抱,多少次温热滚烫的牵手,多少次前程似锦的句号,熟记的笑成了梦话,遗忘的冷成了他乡。

……

这故乡,哪有那么多诉不尽的衷肠?

诉不尽的衷肠,是老去的故乡!

故乡,是瓦碎墙倒的老屋边上,愈发苍老、脆弱的几颗苦槠树;是那条凉了无数头牛、无数个小伙伴、无数个夏的锦江河;是那些走远的时光。

故乡,是苦楮树一棵一棵地倒。

“宜春”、“双桥”、“水南”——故乡的名字是那般地江南水乡。村子里老屋的沧桑还在,屋里的人已去了新巢。瓦飞了,土砖被雨水一点一点吞噬,童年还在那残垣断壁上妖娆:四不像的牛、浇铸在树梢四只脚的鸟、永远微笑的太阳和泪眼婆娑的云朵,明星画、梦想,这些掉了色的记忆,还在坚强的屋檐下光鲜着。老屋周围的几颗千年苦槠树,狂风暴雨后一串串苦楮砸在头上还疼着,苦槠壳还翠绿着,火盆里烤着的苦楮还香着。如今,换了时光,乡亲们的炊烟里早已是肉香,苦楮豆腐的颜色和味道远成了陈年老酒。风吹雨晒,抢地盘捡苦楮的小伙伴们已经枝叶繁茂,没了喧闹和追逐,苦楮树开始悄悄地倒下,雷的劈,雨的打,枯藤老树昏鸦消失在夜幕下……

故乡,是流水一滴一滴地黄。

锦江河,在村民们的新巢旁。造纸厂丰富了乡亲们的餐桌,浑浊了锦江河的流淌。她曾是一个曲线刚好,尺度足够的美人,鸭蛋在河水中随波晃动,鱼苗在脚丫间萦绕,水藻绿油油地游,水仙花和垂柳在河边发芽。沙石,暖脚掌;河水,凉心房;在牛背上逐月,在晚霞中洗澡……所有这些,都老成了岁月。患癌而死的壮年,采沙场溺死的孩童,下游枯死的禾苗……岁月换了,这条河,成了哀伤,成了毒药。血红的河水在夕阳下越静谧,毒性越大,罪孽越深,成为这个叫水之南的村庄张开的一道裂谷。

故乡,是时光一片一片地远走。

15岁之前,我所抗拒的故乡,是一座无法逃脱的五指山,一个自转着的村庄,住在山上,放牛,煤油灯陪着写作业,蚂蝗堆里插秧;18岁之后,我所可恶的故乡,是甩开了的牛绳,是丢在柴房的镰刀,是断把的羞辱了年轮的锄头,是打开了天窗的吧。爬围墙,打架,砸粉笔头,应有尽有;21岁之后,我所无知无觉的故乡,是踏破了的那条街、那座桥,是树变得规整、花变得刻意后的一片霓虹,是背包,绿皮火车,和梦想,与漂亮的姑娘邂逅,在课堂上睡觉,喝翻了酒馆的酒,KTV里咆哮。25岁之后,我所重燃的故乡,是走在岭南的街角,烧烤的尸臭中、昏黄的路灯中,突然邂逅的那几棵树、那一条河、那一段时光。

他乡在晃,故乡在凉。

故乡老了。

现在离家出走也得有竞争意识了
《伊苏8》PS4繁体中文版发售日期公布 5月25日同步上市!
《小三角大英雄》游迅评测:回想起被手残统治的恐惧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