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

美剧如果不好卖是因为竞争太多还是互联网7

2019-02-03 00:32:57 | 来源: 故事

JOHN KOBLIN

John Landgraf 的观点犹如平地惊雷。

作为 FX 影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直指当下电视剧行业面临的一个从制作人到观众及批评家皆已觉察的问题:它得病了。病症的根源在于:荧幕上的节目太多了。

本月早些时候,他在美国电视评论家协会 (Television Critics Association) 举办的一个媒体活动上说,电视节目的过量供应使得一个节目很难脱颖而出,引起轰动。而且,现在想要寻找引人入胜的原创故事并招徕够格的人才完成制作,也因之面临巨大的挑战。

表面看来,这个观点似乎显得荒谬。不管怎么说,评论家和观众们已纷纷称颂当今时代不啻电视剧行业的又一个黄金年代。风格迥异却都广受欢迎的众多剧集,如《权力游戏》和《嘻哈帝国》等,已成为当代文化中无法忽略的组成部分。电视剧已经摆脱影视界的二等公民的地位,将的演员和电影导演也纳入麾下。

但是,没有人指责 Landgraf 的观点荒谬或夸大。相反,Landgraf 先生的发言引燃了一场严肃的讨论,引起不少人的反思:究竟多少算太多,电视剧行业是否真切地面临危机。

《权力游戏》中的 Kit Harington (左立者),该剧的成功引爆了剧本剧的热潮,但有人说,这种热潮不可持续。

HBO 的节目内容主席 Michael Lombardo 说:“我这些日子不断地听人这样说。他们讲,我没有办法再弄一个节目,我没有时间来全情投入另一个节目。这个我听说了,我意识到了,我也明白了。”

Lombardo 和其他一些制作人都说,现在,一个新节目已经很难获得稳定的观众群,因为观众面前有那么多选择,他们随时都可以换台。那么,毫无疑问,在这个节目上就赚不到钱。

《摩登家庭》和《行尸走肉》等剧本剧的成功仿佛引发了一场圈地运动。根据 FX 公司统计的数据,去年,电视台、有线电视公司和互联影视公司制作的剧本剧的数量已膨胀至 371 部。Landgraf 估计,今年这一数字将超过 400 部,几乎是 2009 年 211 部的两倍。

“一年又一年再一年,当我们出去跟观众聊一聊,我们不断看到的事实是,电视剧节目在他们眼里没那么可贵,因为数量实在太多了。” Landgraf 先生在一个采访中说,“电视连续剧、电视节目以及节目制作人,都打包特卖,一毛钱能买一打。”

“现在,用在电视节目制作和推广上的资金额与它们带来的观众数不成比例。”他补充道。

此番苦恼而谨慎的言论正出现在很多电视剧公司力图转型之时。本月初,媒体公司的股票纷纷下挫,分析师认为市场对有线电视公司缺乏信心,因为其已变得臃肿而昂贵。行业内并购纷起,因为媒体公司试图发展壮大以获得更高的市场地位

电视节目的收视率的萎缩早已成为现实,但是人们往往将其大部分原因归结为科技的冲击和人们的观看习惯的变化。Landgraf 的观点却与人们的直觉观感相反,他认为收视率的降低可部分归结于因选择过多而埋没了的节目。

对节目制作人来说,的挑战在创意方面:是否真有足够的人才?对有线电视台和影视公司来说,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他们的生意主要靠拉广告,那么如果人们根本不能看到他们的节目,结果会怎么样?

“如果我可以去看《绝命毒师》,为什么要去追 John Landgraf 在 FX 制作的一部新剧?” BTIG 的一位媒体分析师 Rich Greenfield 说,“我可能会去看 John 制作的这个新节目,但是我也可能三年都不会去看。对于在商业模式上严重依赖电视广告的影视公司来说,如果头三天你没有去看它的这个节目,那它在广告商眼里就一文不值。”

《摩登家庭》中的 Sofia Vergara

然而,Showtime 的主席 David Nevins 说,他认为观众们却几乎从未因过多的选择而烦恼。

“无论他们正在看什么剧,无论他们有多喜欢,他们总是说,我还该看什么节目。”他说,“他们还想要更多。”

AMC 的主席 Charlie Collier 的发言更加铿锵有力。“说电视剧太多听起来像是一种投降言论,”他说,“实际上,解决电视节目数量过多的问题的办法是,而且一直都是,下一部伟大的电视剧,一部能让观众放下一切的节目。”

还有人指出,电视剧制作的大繁荣为采用另类的演员和主题的节目创造了更多的机会,如《处女情缘》,《透明家庭》和《女子监狱》等。曾经运作了 Lifetime 的电视剧《镜花水月》和 Bravo 的电视剧《闺蜜离婚指南》的 Marti Noxon 说,过去五年里,电视剧制作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换在五年前,我根本无法让这两个节目上电视。”她说,“没有足够的机会留给关注小众话题的节目。现在很多的电视台不再试图寻求所有人的关注,他们开始试着只吸引一部分人。这为女人和其他以前被忽略的群体打开了很大的机会。”

Starz 的首席执行官 Chris Albrecht 说,电视剧的繁荣也为业内人才提供了成长和晋升的渠道。他说,好的节目是编剧的训练场,的编剧又成长为的运作人。

这种繁荣是由多重原因造成的。现在一整年都是电视剧的热播季,甚至夏季都有新剧推出。而且电视剧制作人的数量也显着增长,无论是在有线电视台,还是在流媒体站,如 Amazon 或 Netflix。Landgraf? 也曾在 T.C.A. 上说:“今年,我终于再也无法追踪剧本剧这个行当里的每一个制作人的动态。”

更有甚者,像 Hulu 这样的流媒体站不止生产新剧,他们还在不断续拍老剧。《明迪烦事多》曾因收视不佳而在第三季结束后被 Fox 电视台停播。现在,Hulu 利用其付费订阅的经营模式,重新拾起了这部剧。它制作的第四季即将于下个月在站上开播。

“不是节目过量了,而是选择更多了。我们很高兴为此做了贡献。” Hulu 的节目内容负责人 Craig Erwich 说,“我们的一个价值观就是,我们将观众放在位。我们希望给观众充分的选择权,让他们自己决定他们想看什么。”

FOX 的剧集《嘻哈帝国》中的 Terrence Howard (左)和 Bryshere Gray。据 FX 统计,去年,电视台、有线电视公司和互联影视公司制作的剧本剧的数量为 371 部。

雪上加霜的是,今天的剧集不单需要同彼此竞争,还需要与 Amazon、Hulu 或 Netflix 等站上提供的经典连续剧竞争收视。例如,一季的《丑闻》也需要跟像《火线》那样的经典剧集争夺观众的眼球。

Landgraf 认为行业的收缩正在来临。他预计,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每年新剧开播的数量将缓慢回落到 325 部的水平,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剧本剧的制作成本高昂。

他说:“拍摄剧本剧可得要一番大阵仗。摄像机,音效,片场,保险,卡车,演员,剧务,导演,编剧等。这个行当还不是能轻易改头换面的。YouTube 能以相对低廉的成本在仓库里制作一些特殊的电视节目。但是专业制作的剧本剧节目都是投资巨大的,因此需要很大的观众群(才能盈利)。”

面对这种日益增大的挑战,媒体公司的应对之举各有不同。Landgraf 先生称,FX 非常注重制作自有节目。

HBO 不依赖于广告收入,因此它的应对又有不同。Lombardo 先生说,他花费很多的时间研究其他形式的节目,因为剧本剧已经太过普遍,而他们的观众已经习惯性地要求每一部剧都要有新奇之处。

他说:“如果问我们,想不想再做一部剧集?答案是不,除非它有潜力成为一部伟大的电视剧。我们现在想要去做的是,提供各式各样的电视娱乐体验。”

对于近来引起他更多关注的节目,他举了几个例子,如以逃犯 Robert Durst 为主角的纪录片连续剧《厄运》,John Oliver 等人主持的一些脱口秀节目,以及即将开播的 Bill Simmons 主持的脱口秀节目。

“过去这几年,关于请 Bill Simmons 来做脱口秀节目的问题,我们进行了很多严肃的讨论,就像我们很多次讨论下一部伟大的电视剧一样。”他说,“说到明年会发生什么大事件,我在思考这件事上花的时间不比跟编剧们一起研讨剧本的时间少。” Landgraf 先生的电视台曾经制作出《路易》、《冰血暴》、《美国谍梦》等很成功的剧集,他说,观众中间有一种躁动的情绪,这让他们很难对一部伟大的剧集保持忠诚。

他说,有些剧集的成功需要时间的帮助,它让制作人学会如何制作,也让观众学会如何欣赏。

“有一些的东西—如《宋飞正传》—是人们一开始欣赏不了的,它们的观念太激进了。” Landgraf 先生说。

现在,像这样的剧却很少有人愿意慷慨地给它时间,他说。

他接着说:“今天的《宋飞正传》恐怕想通过初步筛选关都会遭遇很多麻烦。”

翻译 ?Alicia Lee

上海不锈钢电热水器
人工代发B2B
摇钱树游戏机

猜你喜欢